cf电竞梦

电竞选手:孔子名言大全600句 孔子的經典名言

孔子名言名句

cf电竞梦 www.lfmxy.icu 君子坦蕩蕩,小人長戚戚


敏而好學,不恥下問


三人行,必有我師焉


知之為知之,不知為不知,是知也


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?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?人不知而不慍,不亦君子乎?


溫故而知新,可以為師矣


學而不思則罔,思而不學則殆


芝蘭生于幽林,不以無人而不芳;君子修道立德,不為窮困而改節。


成事不說,遂事不諫,既往不咎。


不在其位,不謀其政。


君子欲訥于言而敏于行。


益者三友。友直,友諒,友多聞,益矣。


質勝文則野,文勝質則史,文質彬彬,然后君子。


父母在,不遠游,游必有方。


吾十有五而志于學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順,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。


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。


孔子曰:“君子有三戒:少之時,血氣未定,戒之在色;及其壯也,血氣方剛,戒之在斗;及其老也,血氣既衰,戒之在得。”
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


三人行,必有我師焉,擇其善者而從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


“先行其言,而后從之。”(先做好你想說的,之后再把它說出來。)


"知者樂水,仁者樂山; 知者動,仁者靜; 知者樂,仁者壽。"


不憤不啟,不悱不發,舉一隅,不以三隅反,則不復也。


朝聞道,夕死可矣。


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。


君子周而不比,小人比而不周。


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樂之者。


未知生,焉知死?


見賢思齊焉,見不賢而內自省也。


詩三百篇,一言以蔽之,曰:“思無邪。”


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


言必信,行必果。


"益者三友,損者三友: 友直(正直)、友諒(誠信)、友多聞(見多識廣),益矣; 友便辟(性情暴躁,慣走邪道)、友善柔(過份優柔寡斷或和顏悅色騙人)、友便佞(心懷鬼胎。諂媚),損矣。"


三軍可奪帥也,匹夫不可奪志也。


好學近乎知,力行近乎仁,知恥近乎勇。


德不孤,必有鄰。


小不忍,則亂大謀。


君子有九思:視思明,聽思聰,色思溫,貌思恭,言思忠,事思敬,疑思問,忿思難,見得思義。


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不知人也。


往者不可諫,來者猶可追


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


“知者不惑,仁者不憂,勇者不懼”。


道不同,不相為謀。


君子食無求飽,居無求安。敏于事而慎于言,就有道而正焉??晌膠醚б慘?。


學而不思則罔,思而不學則殆。


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也。一則以喜,一則以懼。


關雎,樂而不淫,哀而不傷。


與人交,推其長者,諱其短者,故能久也。


歲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。


君子懷德,小人懷土。君子懷刑,小人懷惠。


可與言而不與之言,失人;不可與言而與之言,失言。


子曰:“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,近之則不遜,遠之則怨。”


不義而富且貴,于我如浮云。


君子求諸己,小人求諸人。


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雖令不行。


敏而好學,不恥下問,是以謂之文也。


君子謀道不謀食,憂道不憂貧。


朽木,不可雕也,糞土之墻,不可圬也。于予與何誅?


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,而眾星共之。


不貳過。(犯過的錯誤不再重犯。)


飯疏食,飲水,曲肱而枕之,樂亦在其中矣。不義而富且貴,于我如浮云。


躬自厚而薄責于人,則遠怨矣。


君子喻于義,小人喻于利。


良禽擇木而棲


溫故而知新,可以為師矣。


或曰:“以德報怨”。子曰:“何以報德?以直報怨,以德報德”


言而無信,不知其可。


君使臣以禮,臣事君以忠。


登東山而小魯,登泰山而小天下


吾日三省吾身:為人謀而不忠乎?與朋友交而不信乎?傳不習乎?


"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? 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? 人不知而不慍,不亦君子乎?"


不知命,無以為君子;不知禮,無以立人也;不知言,無以知人也。


良藥苦于口而利于病,忠言逆于耳而利于行。


過而不改,是謂過也。


天地之性,人為貴。人之行,莫大于孝。


今之孝者,是謂能養,至于犬馬,皆能有養,不敬,何以別乎?


始吾于人也,聽其言而信其行。今吾于人也,聽其言而觀其行。


“多聞闕疑,慎言其余,則寡尤。多見闕殆,慎行其余,則寡悔。言寡尤,行寡悔,祿在其中矣。


學然后知不足,教然后知困。知不足,然后能自反也;知困,然后能自強也。


不患無位,患所以立。不患莫己知,求為可知也。


從心所欲不逾矩


知恥近乎勇。


先行其言而后從之。


人而無信,不知其可也。大車無倪,小車無杌,其何以行之哉!


巧言令色,鮮矣仁。


志于道,據于德,依于仁,游于藝。


三思而后行。


富與貴,是人之所欲也,不以其道得之,不處也。


賢哉,回也!一簞食,一瓢飲,在陋巷,人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。賢哉,回也!


“中人以上,可以語上也,中人以下,不可以語上也。”


“君子惠而不費,勞而不怨,欲而不貪,泰而不驕,威而不猛。”


學而不厭,誨人不倦。


八佾舞于庭,士可忍也,孰不可忍也!


身體發膚,受之父母;不敢毀傷,孝之始也。


子曰:“志于道,據于德,依于仁,游于藝。”


可與言而不言,失人;不可與言而與之言,失言。知者不失人,亦不失言。


君子不器。


生而知之者上也;學而知之者次也;困而學之又其次也;困而不學,民斯為下矣。


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貧而患不安。蓋均無貧,和無寡,安無傾。


“舉直錯諸枉,則民服;舉枉錯諸直,則民不服。”


子欲養而親不待。


德之不修,學之不講,聞義不能徙,不善不能改,是吾憂也。


夫仁者,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達而達人。


我非生而知之者,好古,敏以求之者也。


君子不重則不威,學則不固。主忠信,無友不如己者,過則勿憚改。


志士仁人,無求生以害仁,有殺身以成仁。


默而識之,學而不厭,誨人不倦,何有于我哉!


自古皆有死,民無信不立。


吾十有五而志于學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順,七十而從心所欲,不逾矩。


與朋友交,嚴而有信。


知我罪我,其惟春秋


道不同不相為謀 志不同不相為友


小人同而不和,君子和而不同


由,誨汝知之乎!。


博學而篤志,切問而近思。


不患貧而患不均,不患寡而患不安。


父在,觀其志。父沒,觀其行。三年無改于父之道,可謂孝矣。


視其所以,觀其所由,察其所安,人焉廋哉!人焉廋哉!


愚而好自用,賤而好自專。


道不同不相為謀,亦各從其志也。


事君數,斯辱矣。朋友數,斯疏矣。


富而可求也,雖執鞭之士,吾亦為之,如不可求,從吾所好。


可托六尺之孤,可寄百里之命,臨大節而不可奪也。君子人與?君子人也!


君子之道四焉,強于行義,弱于受諫,怵于待祿,慎于治身。


子曰:“剛,毅,木,訥,近仁。”


君子有所為,有所不為,小人亦有所為,亦有所不為。然君子之所為者,乃天降之大任也,小人之所為者,唯己利是圖耳。君子受命于天,成大事于己,任重而道遠,小人遇患而避之,無所得而不作,碌碌之無為矣。故君子者,擔當也,臨危而受命,攬責于己身,弗卻而諉之,必有大成


忠告而善道之,不可則止,毋自辱焉。


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達而達人。


事父母幾諫,見志不從,又敬不違,勞而不怨。


仁遠乎哉?我欲仁,斯仁至矣。


"君子戒多言,多言多敗,多事多患。 焰焰不滅,炎炎若何?涓涓不壅,終為江河。綿綿不絕 ,縵縵奈何?"


內省不疚,夫何憂何懼!


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。


仁者不憂,智者不惑,勇者不懼


已矣乎!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!


幼而不悌,長而無述,老而不死,是為賊


芝蘭生于深林,不以無人而不芳;君子修道立德,不為窮困而改解.(西漢《孔子家語》)


父母,唯其疾之憂。


父母之所愛亦愛之,父母之所敬亦敬之。


君子無所爭。必也射乎!揖讓而升,下而飲,其爭也君子。


顏淵問仁。子曰:“ 克己復禮為仁。一日 克己復禮,天下歸仁焉。 為仁由己,而由人乎哉?” 顏淵曰:“請問其目。”子曰:“非禮勿視,非禮勿聽,非禮勿言,非禮勿動。” 顏淵曰:“回雖不敏,請事斯語矣。”


居上不寬,為禮不敬,臨喪不哀。吾何以觀之哉!


仁者必有勇,勇者不必有仁。


以直報怨,以德報德。


禮之用,和為貴。先王之道斯為美。小大由之,有所不行。知和而和,不以禮節之,亦不可行也。


不仁者,不可以久處約,不可以長處樂。仁者安仁,知者利仁。


發憤忘食,樂以忘憂,不知老之將至


鳥獸不可與同群,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?天下有道,丘不與易也。


不以無人而不芳,不因清寒而萎瑣。氣若蘭兮長不改,心若蘭兮終不移。


正己而不求于人,則無怨。上不怨天,下不尤人。故君子居易以俟命,小人行險以僥幸。


導之以政,齊之以德,民免而無恥。導之以德,齊之以禮,有恥且格。


“人之生也直,罔之生也,幸而免。”


貧而無怨難,富而無驕易。


人而不仁,如禮何!人而不仁,如樂何!


發于情而止乎禮


始作俑者,其無后乎?


生死由命,富貴在天


與其進也,不與其退也。唯何甚。人潔己以進,與其潔也,不保其往也。


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貧而患不安。


君子之事上也,進思盡忠,退思補過,將順其美,匡救其惡,故上下能相親也。


君子之于天下也,無適也,無莫也,義之與比。


信近于義,言可復也。恭近于禮,遠恥辱也。因不失其親,亦可宗也。


攻乎異端,斯害也已。


故為政在人,取人以身,修身以道,修道以仁。


“色難。有事,弟子服其勞,有酒食,先生饌,曾是以為孝乎?”


奢則不孫,儉則固。與其不孫也,寧固。


"夫孝,始于事親,中于事君,終于立身。“


士志于道,而恥惡衣惡食者,未足與議也。


放于利而行,多怨。


子曰:學如不及,猶恐失之。


子曰:「后生可畏,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?四十五十而無聞焉,斯亦不足畏也矣!」


蓋有不知而作之者,我無是也。多聞則其善者而從之,多見而識之,知之次也。


三人行必有我師焉;擇其善者而從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


"“一簞食 一瓢飲, 在陋巷, 人不甚其擾, 回也不改其樂”"


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,造次必于是,顛沛必于是。


“大哉問!禮,與其奢也,寧儉;喪,與其易也,寧戚。”


夷狄之有君,不如諸夏之無也。


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。


天下有道則見,無道則隱。


子不語怪力亂神。


小人戒色,須戒其足;君子戒色,須戒其眼


好仁不好學,其蔽也愚;好知不好學,其蔽也蕩;好信不好學,其蔽也賊;好直不好學,其蔽也絞;好勇不好學,其蔽也亂;好剛不好學,其蔽也狂。


以言取人,失之宰予。以貌取人,失之子羽


匹夫見辱,拔劍而起,不足為勇也.


謙者,德之柄也;讓者,禮之主也。


子曰:“德薄而位尊,智小而謀大,力小而任重,鮮不及矣。


防禍于先而不致于后傷情.知而慎行,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,焉可等閑視之.


子曰:“飽食終日,無所用心,難矣哉!不有博弈者乎?為之,猶賢乎矣。”


子曰:“性相近也,習相遠也。”


寧武子,邦有道,則知,邦無道,則愚。其知可及也,其愚不可及也。


學而不已,闔棺乃止。


“臨之以莊則敬,孝慈則忠,舉善而教不能則勸。”


孔子曰:“侍于君子有三愆: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,言及之而不言謂之隱,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。”


夫子循循然善誘人,博我以文,約我以禮,欲罷不能。


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!


民無信不立。


人而無信,不知其可也。


。


故君子居易俟命,小人行險以僥幸。


君子坦蕩蕩,小人常戚戚


博學而篤志,切問而近思,仁在其中矣.


"有其德而無其言,君子恥之。 有其言而無其行,君子恥之。 既得之而又失之,君子恥之。 地有余而民不足,君子恥之。"


知者樂水,仁者樂山。


人之過也,各于其黨。觀過,斯知仁矣!


司馬牛憂曰:“人皆有兄弟,我獨亡。”子夏曰:“商聞之矣:死生有命,富貴在天。君子敬而無失,與人恭而有禮。四海之內,皆兄弟也。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?”


述而不作,信而好古,竊比于我老彭。


君子憂道不憂貧。


不知命,無以為君子也。


守之以愚,功被天下;守之以讓,勇力振世;守之以怯,富有四海。


益者三友:友直友諒友多聞。


道千乘之國,敬事而信,節用而愛人,使民以時。


后生可畏,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


身而常逸者,則志不廣。


"舉枉錯諸枉,能使枉者直。 選拔重用正直的人,把他放在不正直的人的位置之上,就會使不正直的人正直起來。"


君子之事親孝,故忠可移于君。事兄悌,故順可移于長。居家理,故治可移于官。是以行成于內,而名立于后世矣。


里仁為美。擇不處仁,焉得知!


子貢曰:“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,吾亦欲無加諸人.”子曰:“賜也,非爾所及也.”


非其鬼而祭之,諂也。見義不為,無勇也。


知之者不如好知者 好知者不如樂知者…


愚而好自用,賤而好自專,生乎今之世,反古之道:如此者,災及其身者也。


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。


君不正,臣投外國,父不正,子奔他鄉.


君子之道,淡而不厭,簡而文,溫而理。知遠之近,知風之自,知微之顯,可與入德矣。


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,從我者其由與!


“中庸之為德也,其至矣乎!民鮮久矣。”


其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,鮮矣。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,未之有也。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。孝悌也者,其為仁之本與?


"君子于其所不知,蓋闕如也。 ------論語 子路"


唯仁者能好人,能惡人。


自行束修以上,吾未嘗無誨焉。


古者言之不出,恥躬之不逮也。


無欲速,無見小利。欲速則不達,見小利則大事不成。


誠之者,擇善而固執之者也:博學之,審問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篤行之。


夫人不言,言必有中。


唯上智與下愚不疑


天何言哉!四時行焉,百物生焉,天何言哉!


吾與回言終日,不違如愚,退而省其私,亦足以發?;匾膊揮?。


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。能盡其性,則能盡人之性。能盡人之性,則能盡物之性。能盡物之性,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??梢栽尢斕刂?,則可以與天地參矣。


子曰:“群居終日,言不及義,好行小慧,難矣哉 ”!


君子博學與于文,約之以禮,亦可以弗畔矣夫。


君子有三畏: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,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,狎大人,侮圣人之言.”


見善如不及,見不善如探湯


興于詩,立于禮,成于樂。


有君子之道四焉。其行己也恭,其事上也敬,其養民也惠,其使民也義。


已矣乎!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也。


時止則止,時行則行;動靜不失其時,其道光明。艮其止,止其所也


子貢問友。子曰:“忠告而善道之,不可則止,毋自辱焉。”


忠恕違道不遠,施諸己而不愿,亦勿施于人。


君子遵道而行,半途而廢,吾弗能已矣。君子依乎中庸,遁世不見知而不悔,唯圣者能之。


"吾嘗終日不食,終夜不寢,以思; 無益,不如學也。"


葉公問孔子于子路,子路不對。子曰:“女奚不曰,其為人也,發憤忘食,樂以忘憂,不知老之將至云爾。”


文質彬彬,然后君子


子曰:“君子尊德性而道問學,致廣大而盡精微,極高明而道中庸。”


子貢倦于學,告仲尼曰:“愿有所息。”仲尼曰:“生無所息。”子貢曰:“然則賜息無所乎?”仲尼曰:“有焉耳,望其壙,皋如也,宰如也,墳如也,鬲如也,則知所息矣。


子曰:“直哉史魚則!邦有道,如矢;邦無道,如矢。君子哉 蘧伯玉!邦有道,則仕;邦無道,則可卷而懷之


孔子曰:“益者三樂,損者三樂。樂節禮樂,樂道人之善,樂多賢友,益矣;樂驕樂,樂佚游,樂宴樂,損矣。”


視其所以,觀其所由,察其所安,人焉瘦哉?


“孟之反不伐。奔而殿,將入門,策其馬,曰:’非敢后也,馬不進也。’”


季文子三思而后行。子聞之,曰:“再,斯可矣。”


不學禮無以立,人無禮則無生,事無禮則無成,國無禮則不寧。


好學近乎知,力行近乎仁,知恥近乎勇。知斯三者,則知所以修身;知所以修身,則知所以治人;知所以治人,則知所以治天下國家矣。


顏子當亂世,居于陋巷,一簞食,一瓢飲,人不堪其憂,顏子不改其樂,孔子賢之。


己所不欲勿施于人


富與貴,人之所欲也;不以其道,得之不處也。貧與賤,人之所惡也;不以其道,得之不去也。


子曰:“君子謀道不謀食。耕也,餒在其中矣;學也,祿在其中矣。君子憂道不憂貧。”


苦求不得,從吾所好


驕傲自滿只會使自已摔跟頭,唯有低調處世,才可能受益匪淺,體味百味人生。


老而不死是為賊


近之則不遜,遠之則怨


以約失之者鮮矣。


射不主皮,為力不同科,古之道也。


若圣與仁,則吾豈敢。抑為之不厭,誨人不倦,則可謂云爾已矣。


事君盡禮,人以為諂也。


故君子不可以不修身。思修身,不可以不事親;思事親,不可以不知人;思知人,不可以不知天。


邦有道,危言危行;邦無道,危行言孫。


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


文武之政,布在方策。其人存,則其政舉;其人亡,則其政息。


誠者自成也,而道自道也。


天命之謂性,率性之謂道,修道之謂教。道也者,不可須臾離也;可離,非道也。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懼乎其所不聞。莫見乎隱,莫顯乎微,故君子慎其獨也。


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


“或曰:‘以德報怨,何如?’子曰:'何以報德?以直報怨,以德報德。


子曰:君子不浪言。


"緩急可失,生死可托,密友也; 甘言如飴,游戲征逐,昵友也; 利則相攘,患則相傾,賊友也。"


君子以其所不能畏人,小人以其所不能不信人.故君子長人之才,小人抑人而取勝焉.


言寡尤,行寡悔,祿在其中矣。


納于言而敏于行


孔子曰:“詩三百,一言以蔽之,思無邪。”


正德厚生。


古之學者為己,今之學者為人。


足食,足兵,民信之矣


生無所息。


能以禮讓為國乎,何有。不能以禮讓為國,如禮何?


一個人心術要正,行為要端。人之生也直,罔之生也幸而免。


溫故而知新,敦厚以崇禮。


故君子和而不流,強哉矯;中立而不倚,強哉矯;國有道,不變塞焉,強哉矯;國無道,至死不變,強哉矯。


子曰:”吾有知乎哉?無知也。有鄙夫問于我,空空于也。我叩其兩端而竭焉.”


"論語十二章 原文: 子曰:“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?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?人不知而不慍,不亦君子乎?”《學而》 曾子曰:“吾日三省吾身:為人謀而不忠乎?與朋友交而不信乎?傳不習乎?”《學而》 子曰: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學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順,七十而從心所欲,不逾矩。”《為政》 子曰:“溫故而知新,可以為師矣。”《為政》 子曰:“學而不思則罔,思而不學則殆。”《為政》 子曰:“賢哉,回也!一簞食,一瓢飲,在陋巷,人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。賢哉,回也!”《雍也》 子曰: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樂之者。"


過則勿憚改。


不比于數而比于疏,不亦遠乎?不修其中而修外者,不亦反乎?慮不先定,臨事而謀,不亦晚乎?


莫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風乎舞雩,詠而歸。夫子喟然嘆曰:吾與點也!


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雖令不從。


不患莫己知,求為可知也。


鳳兮鳳兮,何徳之哀。往者不可諫,來者猶可追。已而已而,今之從政者殆矣。


"《論語》十、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 子曰: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”人能使道光大,而不是道能使人光大 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”,歸根結底只有一點,就是“道”不是目的,只有“人”才是目的,只有現實中的“人”才是目的,一切以打著虛無飄渺的所謂“道”為目的,以現實的“人”為手段的所謂“聞、見、學、行”“圣人之道”,都是《論語》背道而馳的。對于《論語》、孔子、儒家來說,“人”是開始,也是目的,而“道”是手段,即使是“圣人之道”,也只是把“人不知”世界改造成“人不慍”世界的手段,無論從開始到成就,都離不開“人”。“道”是“人”行的,而非“人”是“道”行的;“道”是“人”光大的,而非“人”是“道”光大的。只有這樣理解,才能算初步明白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”。"


子曰:“莫我知也夫!”子貢曰:“何為其莫知子也?”子曰:“不怨天,不尤人,下學而上達.知我者其天乎?”


"教民親愛,莫善于孝; 教民禮順,莫善于悌; 移風易俗,莫善于樂; 安善治民。莫善于禮。"


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。在上位不陵下,在下位不援上。


君子尊賢而容眾,嘉善而矜不能。我之大賢與,于人何所不容?我之不賢與,人將拒我,如之何其拒人也?


言必誠信,行必忠正。


愷悌君子,民之父母。未有子富而父母貧者也。


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。


道不遠人。人之為道而遠人,不可以為道。


孔子曰:「與富貴而下人,何人不尊;以富貴而愛人,何人不親.發言不逆,可謂知言矣;言而眾嚮之,可謂知時矣.是故以富而能富人者,欲貧不可得也.以貴而能貴人者,欲賤不可得也;以達而能達人者,欲窮不可得也.


文,莫吾猶人也?躬行君子,則吾未之有得。


巧言令色,足恭,左丘明恥之,丘亦恥之。匿怨而友其人,左丘明恥之,丘亦恥之。


子溫而厲,威而不猛,恭而安。


書云:孝乎!惟孝友于兄弟,施于有政。是亦為政。奚其為為政!


其次致曲,曲能有誠。誠則形,形則著,著則明,明則動,動則變,變則化。唯天下至誠為能化。


孔子曰:“求!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為之辭。丘也聞有國有家者,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貧而患不安。蓋均無貧,和無寡,安無傾。夫如是,故遠人不服,則修文德以來之。既來之,則安之。今由與求也,相夫子,遠人不服而不能來也,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;而謀動干戈于邦內。吾恐季孫之憂,不在顓臾,而在蕭墻之內也。”


圣人,吾不得而見之矣,得見君子者斯可矣。


子曰:“小子,何莫學夫《詩》?《詩》可以興,可以觀,可以群,可以怨;邇之事父,遠之事君;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。”


朽木不可雕也。


天之生物,必因其材而篤焉。故栽者培之,傾者覆之。


誠者,不勉而中,不思而得,從容中道,圣人也。


人要活到老,學到老


"夫子時然后言, 人不厭其言;樂然后笑, 人不厭其笑;義然后取, 人不厭其其取。"


不遷怒,不二過


君子困窮,小人窮斯濫矣。


甚矣吾衰也,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!


鳥可擇木,豈有木可擇鳥乎?


君子而強氣,則不得其死;小人而強氣,則刑戮薦臻。


擇其善者而從,其不善者而改之


吾恐季孫之憂,不在顓臾,而在蕭墻之內也。


“何事于仁,必也圣乎!堯舜其猶病諸!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達而達人。能近取譬,可謂仁之方也已。”


仁者,人也,親親為大。義者,宜也,尊賢為大。


善人,吾不得而見之矣,得見有恒者,斯可矣。亡而為有,虛而為盈,約而為泰,難乎有恒矣。


季康子問政于孔子,孔子對曰:政者,正也.子帥以正,孰敢不正?


"子曰:“由也,女聞六言六蔽矣乎?”對曰:“未也.”“居 (1), 好仁不好學,其蔽也愚 (2);好知不好學,其蔽也蕩 (3);好信不好學,其蔽也賊 (4);好直不好學,其蔽也絞 (5);好勇不好學,其蔽也亂; (6);好剛不好學,其蔽也狂. 【譯文】孔子說:“由呀,你聽說過六種品德和六種弊病了嗎?”子路回答說:“沒有.”孔子說:我告訴你. 愛好仁德而不愛好學問,它的弊病是變得愚蠢,受人愚弄; 愛好智慧而不愛好學問,它的弊病是行為輕浮,放蕩; 愛好誠信而不愛好學問,它的弊病是危害親人; 愛好直率卻不愛好學問,它的弊病是說話尖刻; 愛好勇敢卻不愛好學問,它的弊病是犯上作亂 愛好剛強卻不愛好學問,它的弊病是狂妄自大"


萬物并育而不相害,道并行而不相悖。小德川流,大德敦化。


君子藏器于身,待時而動,何不利之有?


少年若天性,習慣如自然。


子曰:“道聽而涂(通“途”)說,德之棄也。”


溫故而知新


子謂公冶長:“可妻也。雖在縲紲之中,非其罪也。”以其子妻之。子謂南容:“邦有道,不廢,邦無道,免于刑戮。”以其兄之子妻之。


曾子曰:“以能問于不能,以多問于寡;有若無,實若虛,犯而不校,昔者吾友嘗從事于斯矣”


殷因與夏禮,所損益,可知也。周因于殷禮,所損益,可知也。其或繼周者,雖百世,可知也。


吾之大患為吾有身


是故君子動而世為天下道,行而世為天下法,言而世為天下則。


不能自強不息,不可能達到遠大的目標;不勤勞地做好自己的事情,不可能有功效;不發自真心而有分寸地去對待他人,不可能得到他人的親近;自己不講信用,不可能使別人對自己講信用;不拿出誠心而謙遜地對待他人,不可能符合禮義。如果能夠慎重地從這五個方面去做人做事,就能夠做得長久。


子曰:“君子義以為質,禮以行之,孫以出之,信以成之,君子哉!”


博厚,所以載物也;高明,所以覆物也;悠久,所以成物也。博厚配地,高明配天,悠久無疆。


道也者,不可須臾離也;可離,非道也。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懼乎其所不聞。莫見乎隱,莫顯乎微。


"君子,中庸;小人,反中庸。君子之中庸也,君子而時中;小人之反中庸也,小人而無忌憚也。 君子中庸,小人違背中庸。君子之所以中庸,是因為君子隨時做到適中,無過無不及;小人之所以違背中庸,是因為小人肆無忌憚,專走極端。"


君子不重,則不威,學則不固。


舟車所至,人力所通,天之所覆,地之所載,日月所照,霜露所隊,凡有血氣者莫不尊親,故曰“配天”。


"溫故而知新,可以為師矣。 意思:溫習舊知識從而得知新的理解與體會,憑借這一點就可以成為老師了。 “溫故而知新”有四解。一為“溫故才知新”,溫習已學的知識,并且由其中獲得新的領悟;二為“溫故及知新”:一方面要溫習典章故事,另一方面又努力擷取新的知識。三為,溫故,知新。隨著自己閱歷的豐富和理解能力的提高,回頭再看以前看過的知識,總能從中體會到更多的東西。第四,也是我認為正確的解釋,是指通過回味歷史,而可以預見,以及解決未來的問題。這才是一個真正的大師應該具有的能力。"


"君子居其室,出其言善,則千里之外應之,況其邇者乎? 居其室,出其言不善,則千里之外違之,況其邇者乎?"


事親,色難


故君子不動而敬,不言而信。


天下之至仁者,能合天之至親也。


禮之所尊,尊其義也。


禮者,敬人也。


君子不失足于人,不失色于人,不失口于人。是故君子貌足畏也,色足憚也,言足信也。


舜其大知也與!舜好問以好察邇言。隱惡而揚善。執其兩端,用其中于民。其斯以為舜乎!


非禮勿視,非禮勿聽,非禮勿言,非禮勿動。


行有余力,則以學文。


"君子可以與他周圍的人保持和諧融洽的關系,但他對待任何事情都必須經過自己大腦的獨立思考,從來不愿人云亦云,盲目附和;但小人則沒有自己獨立的見解,只求與別人完全一致,而不講求原則,但他卻與別人不能保持融洽友好的關系。 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"


子絕四: 毋意,毋必,毋固,毋我。


見賢思齊,見不賢而內自省焉。


過而不改,是謂過矣


良農能稼而不能為穡,良工能巧而不能為順。


育哺之恩,金石比肩,孺幕之誠,肝膽是照


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懷之。


昔者天子有諍臣七人,雖無道,不失其天下;諸侯有諍臣五人,雖無道,不失其國;大夫有諍臣三人,雖無道,不失其家;士有諍友,則身不離于令名;父有諍子,則身不陷于不義。故當不義,則子不可以不諍于父,臣不可以不諍于君;故當不義,則諍之。從父之令,又焉得為孝乎!


三年無改于父之道,可謂孝矣。


"1、子曰:“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?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?人不知而不慍,不亦君子乎?”(學而) 翻譯:孔子說:“學習知識并且按時溫習它,不也是令人高興的事嗎?有朋友從遠方來(交流、學習),不也是令人快樂的事嗎?別人不了解自己也不怨恨,不正是品格高尚的人嗎?"


上不臣天子,下不事諸侯;慎靜而尚寬,強毅以與人,博學以知服;近文章,砥厲廉隅;雖分國,如錙銖;不臣,不仕。


博學于文,約之以禮。


博厚,所以載物也;高明,所以覆物也;悠久,所以成物也。博厚配地,高明配天,悠久無疆。如此者,不見而章,不動而變,無為而成。


"色惡,不食。臭惡,不食。 失飪,不食。不時,不食。 割不正,不食。不得其醬,不食。"


故君子之道,暗然而日章;小人之道,的然而日亡。


子曰:“君子病無能焉,不病人之不己知也。”


天地之道,博也,厚也,高也,明也,悠也,久也。


少之時,血氣未定,戒之在色.


三人行必有我師


至誠之道,可以前知。國家將興,必有禎祥;國家將亡,必有妖孽。


子曰:“射有似乎君子,失諸正鵠,反求諸其身。”


子曰:君子不憂不懼。內省不疚,夫何憂何懼。


"孔子說過的三件不詳的事情—— 第一件就是損人利己,身之不詳。 第二件事就是棄老而取幼,家之不詳。 第三件事就是老者不教,幼者不學,俗之不詳。 ​​​​"


君子矜而不爭


躬自厚而薄則于人


災妖不勝善政,寤夢不勝善行


"邦有道,貧且賤焉,恥也 邦無道,富且貴焉,恥也。"


十室之邑,必有忠信如丘者焉,不如丘之好學也。


天生德于予,桓雎其如予何?


其為人也,發憤忘食,樂以忘憂,不知老之將至云爾!


唯天下至圣,為能聰明睿知,足以有臨也;寬裕溫柔,足以有容也;發強剛毅,足以有執也;齊莊中正,足以有敬也;文理密察,足以有別也。


故至誠無息,不息則久,久則征,征則悠遠,悠遠則博厚,博厚則高明。博厚,所以載物也;高明,所以覆物也;悠久,所以成物也。博厚配地,高明配天,悠久無疆。


天地之大也,人猶有所憾。故君子語大,天下莫能載焉;語小,天下莫能破焉。


己有善勿專,教不能勿怠,已過勿發,失言勿掎,不善勿遂,行事勿留,君子入官,有此六者,則身安譽至而政從矣.且夫忿數者,官獄所由生也;距諫者,慮之所以塞也;慢易者,禮之所以失也;怠惰者,時之所以后也;奢侈者,財之所以不足也;專獨者,事之所以不成也.


子曰:“三年學,不至于谷,不易得也。”


不知也。知其說者之于天下也,其如示諸斯乎?


子曰:“君子求諸己,小人求諸人。”


子曰:“弟子入則孝,出則弟,謹而信,泛愛眾,而親仁,行有余力,則以學文。”


天地之道,可一言而盡也:其為物不貳,則其生物不測。


"《論語》第十五課、 貧而樂,富而好禮 子貢曰:“貧而無諂,富而無驕。何如?”子曰:“可也,未若貧而樂,富而好禮者也。” “貧而樂,富而好禮”,樂,yue,歌舞升平,連“貧”者都能“不慍”,這才是真正的“人不慍”,這才是“大同”。這里,“禮樂”并舉,并不是說“禮”歸富者,“樂”歸貧者,而是互文的修辭手法,無論貧富,都“樂”且好“禮”。"


近則遜之遠則怨。


子路曰:「南山有竹,不柔自直,斬而用之,達于犀革.以此言之,何學之有?」孔子曰:「括而羽之,鏃而礪之,其入之不亦深乎.」子路再拜曰:「敬而受教.」


知、仁、勇三者,天下之達德也。所以行之者一也:或生而知之,或學而知之,或困而知之;及其知之一也?;虬捕兄?,或利而行之,或勉強而行之;及其成功一也。


"學而不思則罔,思而不學則殆。 朱子曰:不求諸心,故昏而無得;不習其事,故危而不安。"


禍福將至:善,必先知之;不善,必先知之。故至誠如神。


言之不文,行之不遠。


子曰:知者樂水,仁者樂山;知者動,仁者靜;仁者樂,仁者壽 這些都說什么?有山有水的


"論語 四 有朋自遠方來 “有朋自遠方來”,君子,為共同的志向而聯手,為共成“圣人之道”而同行,如人中之鳳,依舊、依然,乘天地之正氣,淵遠而流長、浩瀚而廣大,由彼至此、由遠及近,如日之東升、海之潮回,將“圣人之道”披之六合、播于八方,法度之,教化之,成就“圣人之道”彰顯之天下,這樣,才能“不亦樂乎”。樂 者,非LE,是YUE,簫韶九成,盛世之象也。 “有”,非 有無、持有 之有,通假 “友”。何謂“友”同志為友,志向相同者也。 “朋”者,“鳳”之古字也,本意為鳳凰。 朋自遠方者,有鳳來儀也。簫韶九成,鳳凰來儀。 “自”者,依舊。依然也。依舊依然有鳳來儀,圣人之道不斷也。 “遠”,遙遠,久遠,不獨指空間上的。 ”方“非方向,廣大意思"


"夫子的五等之孝—— 天子之孝,博愛人民,播撒愛種; 諸侯之孝,高而不危,滿而不溢; 卿大夫之孝,非法不言,非道不行; 士大夫之孝,以侍奉父母侍奉天子,乃尊敬忠誠;以侍奉父母侍奉師長,乃順從; 庶民之孝,適應天道,勤勞耕作,謹身節用,孝養父母。"


仰之彌高,鉆之彌堅。瞻之在前,忽焉在后。夫子循循然善誘人,博我以文,約我以禮,欲罷不能。既竭吾才,如有所立,卓爾。雖欲從之,末由也已。


益者三友:友直、友諒、友多聞。


雖有其位,茍無其德,不敢作禮樂焉,雖有其德,茍無其位,亦不敢作禮樂焉。


依賢者固不困,依富者固不窮,馬蚿斬足而復行,何也?以其輔之者眾。


"溫故而知新,可以為師矣。 朱子曰:溫,尋繹也。故者,舊所聞;新者,今所得。言學能時習舊聞,而每有新得;則所學在我,而其應不窮;故可以為人師。"


人不如,而不恨,不亦君子!


予獨不食嗟來之食,以至于斯也。


朽木不可雕也,糞土之墻不可污(粉飾)也。


道之以德,齊之以禮,有恥且格。


天地設位而《易》行乎其中矣。


道不同自不相為謀


"博學 何為博學?就是學習人類所積累的一切知識。按照孔子的說法,就是“博學于文”。 在《論語》當中,“博學于文,約之以禮”出現過三次。這是《論語》當中唯一出現過三次的一段文字。"


誘之以利,動之以情,曉之以理,脅之以威,授之以漁,繩之以法,導之以行,勉之以恒,持之以恒,學之以恒,行之以德,道之以德,齊之以禮,有恥且格。


君有勇而無仁義則為亂,小人有勇而無仁義則為盜。


子曰:修身,齊家,治國,平天下。


“子欲為事,先為人圣”“得才兼備,以德為首”“德若水之源,才若水之波”


禮之于人,猶酒之有襞也。


顏淵死,子哭之慟。從者曰:“子慟矣!”曰:“有慟乎?非夫人之為慟而誰為?”


“君子哉若人。魯無君子者,斯焉取斯。”


孔子曰:言必行,行必果,硁硁乎小人哉,抑亦可以為次矣


自天子以至于庶人,壹是皆以修身為本。其本亂而末治者,否矣。其所厚者薄,而其所薄者厚,未之有也。


相維辟公,天子穆穆。奚取于三家之堂!


辟如天地之無不持載,無不覆幬,辟如四時之錯行,如日月之代明。


故君子少思其長則務學,老思其死則務教,有思其窮則務施


“所聽者信也,而聽尤不可信,所信者目也,而目猶不可信;所恃者心也,而心猶不足恃。”


鄰國相親,則長有國;君惠臣忠,則列都得之;不殺無辜,無釋罪人,則民不惑,士益之䘵,則皆竭力;尊天敬鬼,則日月當時;崇道貴德,則圣人自來,任能黜否,則官府治理。


一一子曰 與人為善 取人為善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......


子欲居九夷?;蛟唬?ldquo;陋,如之何?”子曰:“君子居之,何陋之有?”


人無禮則不生,事無禮則不成,國無禮則不守。


故至誠無息,不息則久,久則征,征則悠遠,悠遠則博厚,博厚則高明。


故君子內省不疚,無惡于志。君子之所不可及者,其唯人之所不見乎!


"《論語》九、逝者如斯夫 子在川上曰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。"" ""子在川上曰”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。“孔子在河源的源頭,撫今追昔、滿懷感慨,自告且忠告所有決心開始”見、學、行“”圣人之道“的君子:”立志“見、學、行”圣人之道的君子,就要像這江水一樣,從”聞其道“的源頭開始,后浪推前浪,生生不息、前仆后繼,無論任何時候,任何地方,無論條件惡劣還是優越,甚至出生入死,都要不斷的固守,承擔圣人之道之行之道最終成就不慍的世界而不退轉。 川,不是一般的河流,而是指河的源頭。 逝,是誓的通假字,逝者就是誓者,就是決心開始見、學、行的君子。 晝夜,就是”朝聞道夕死可矣“中的”朝夕“。 舍,是止息的意;不舍,不止息,就是不退轉的意思。"


“獲罪于天,無所禱也”


"子貢問曰: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?子曰:敏而好學,不恥下問,是以謂之文也。 俞樾曰:下問者,非必以貴下賤之謂;凡以能問于不能,以多問于寡,皆是。"


巧而好度,必攻;勇而好問,必勝;智而好謀,必成.以愚者反之,是以非其人告之弗聽.非其地,樹之弗生.得其人,如聚砂而雨之;非其人,如會聾而鼓之.夫處重擅寵,專事妒賢,愚者之情也,位高則危,任重則崩,可立而待.


善不積,不足以成名,惡不積,不足以滅身。小人以小善為無益而弗為也,以小惡為無傷而弗去也。故惡積而不可掩,罪大而不可解。易曰:何校滅耳,兇。


“齊一變,至于魯,魯一變,至于道。”


"論語 第二十五、為政以德譬 子曰:“為政以德譬,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。” “為政以德譬”,設置、建立“政”使行“圣人之道”、“善人之道”所得彰顯,就像“本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”的道理一樣,并不能把“政”的原則先驗的確立。 何謂“為政以德譬,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”?就是“無所位而生其本,無所本而生其位”。"


孔子曰:“人有惡者五,而盜竊不與焉:一曰心達而險,二曰行僻而堅,三曰言偽而辯,四曰記丑而博,五曰順非而澤。


"《論語》十一、攻乎異端,斯害也已 子曰:攻乎異端,斯害也已。“攻乎異端”,就是“攻打、攻擊非圣人之道的別為一端者”。”斯害也已“,”這就是災害、損害呀“。 對于行圣人之道的君子,異端只不過是別為一端行非圣人之道的不知者,如果沒有這種人,圣人之道之行就成了無源之水。 ”不如“如同米;""不慍""如同飯;""圣人之道""如同水、火;""行圣人之道""如同利用水、火把米煮成飯;""行圣人之道的君子"",當然就是那煮飯的人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。 對于異端,對于別為一端行非圣人之道的不知者,行圣人之道的君子不是要攻打他們,消弭他們,而是要如把米煮成飯般把他們從不知者變成不慍者,變成行圣人之道的君子,把不知的時間變成不慍的世界,只有這樣,才算是真行圣人之道。"


"第十三課、不相 子曰:“有教無類。”“無類”,就是“不相”。 子曰:“士志于道,而恥惡衣惡食者,未足與議也!” 以貧富劃分人,就是“相”。 子曰:”賢哉,回也!一簞食。一瓢飲,在陋巷,人也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。賢哉,回也!“ 顏回能""不相”,是真立志行“圣人之道”。"


吾少也賤,故多能鄙事。


祖有功而宗有德。


德行亡者,神靈之趨;智謀遠者,卜筮之繁。


時止則止,時行則行;動靜不失其時,其道光明。艮其止,止其所也。


子曰:“士而懷居,不足以為士矣。”


"《論語》第十八、亂也 子曰:“好勇疾貧,亂也。人而不仁,疾之已甚,亂也。” “好勇疾貧,亂也。人而不仁,疾之已甚,亂也”說的是“人不知”社會中同時存在的兩種亂相:“貧者”,好勇斗狠;“富者”,為富不仁,被過分享樂之病急速傳染,所謂紙醉金迷、醉生夢死。"


"《論語》第二十二課、 善人、教民七年 子曰:“善人、教民七年,亦可以即戎矣。” 這一章是在彰顯“善人”之道的力量,“教”的力量,文明的力量。“善人”之道,就是“圣人之道”一個具體過程中體現的具體形式,“圣人之道”最終要使得“人不知”的世界變成“人不慍”的世界,當然需要融合、同化那些未開化的、文明程度比較低的人、民族和國家,這是“人不知”世界一個很大的組成部分。"""


子曰:“鳳鳥不至,河不出圖,吾已矣夫!”


移風易俗,莫善于樂。


"論語 卷三 雍也篇 孔子曰: 智者樂水,仁者樂山; 智者動,仁者靜;智者樂,仁者壽。 智者喜愛水,仁者喜愛山; 智者好動,仁者好靜; 智者快樂,仁者長壽。"


孝子之事親也,居則致其敬,養則致其樂,病則致其憂,喪則致其哀,祭則致其嚴。


君子素其位而行,不愿乎其外。


子路見孔子,子曰:「汝何好樂?」對曰:「好長劍.」孔子曰:「吾非此之問也,徒謂以子之所能,而加之以學問,豈可及乎.」子路曰:「學豈益哉也?」孔子曰:「夫人君而無諫臣則失正,士而無教友則失聽.御狂馬不釋策,操弓不反檠.木受繩則直,人受諫則圣,受學重問,孰不順哉.毀仁惡仕,必近于刑.君子不可不學.


"論語 第二十八課、君子思不出其位 ""子曰:“不在其位,不謀其政。”曾子曰:“君子思不出其位” “不在其位,不謀其政”,“時止則止,時行則行;動靜不失其時,其道光明。艮其止,止其所也”,這就是君子行“圣人之道”必須時刻謹記的。"""


子曰:‘幼而不孫弟,長而無述焉,老而不死是為賊!’


不學詩,無以言;不學禮,無以立。


不得中行而與之,必也狂狷乎!狂者進取,狷者有所不為也。


子以四教:文、行、忠、信。


躬自厚而薄責于人,則沉怨矣。


君子上達,小人下達。


五十有五而至余學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或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順,七十兒從心所欲不語拒。


敏而好學,不恥下問。


"《論語》詳解一、君子學 子曰: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?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?人不知而不慍,不亦君子乎? 學論語就是這""君子"",君子學論語。整個儒家學說,歸根結底,就是""君子學""。何為君子?君子就要成為""君""的人。""君子學""最終的目的是要成為""君""。何為君?""君""就是圣人。你最終通過論語而成為君,成為圣人。如果沒有這個志愿,那也沒必要看什么《論語》的。有了這個志愿,才有必要看《論語》,而《論語》下面的話才有意義。"


微管仲,吾其被發左衽矣。


"君子擔心三件事,沒有知識,能不擔心嗎? 沒有知識卻又不去學習,能不擔心嗎? 學習到了知識了,卻不落實到行動上能不擔心嗎?"


"一、君子學 子曰:”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?有朋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?人不知而不慍,不亦君子乎?“"


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。


動之以情,曉之以理。


"道不行,乘俘浮于海。 又說:天下有道則見,無道則隱。"


子曰:“仁遠乎哉?我欲仁,斯人至矣!”


孝,德之始也


子曰:“唯上知與下愚不移。”


"色難 (對父母)和顏悅色,是最難的。 一個形容詞,多指對待父母要真心實意。不能只做表面文章。"


天下有道,則庶人不議。


不恥下問,方為智者。


子曰: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其不能也。


"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 【解釋】:樹想要靜止,風卻不停的刮動它的枝葉。樹是客觀事物,風是不停流逝的時間,比喻時間的流逝是不隨個人意愿而停止的。多用于感嘆人子希望盡孝雙親時,父母卻已經亡故。"


有關人間世我想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”是原點


興于《詩》,立于禮,成于樂。


人告之以過則喜


不貳過。


君子訥于言爾敏欲行。


夫蘭為王者香,今乃獨茂與眾草為伍,譬猶賢者不逢時,與鄙夫為倫也。


"飽食終日,無所用心,難矣哉。 群居終日,言不及義,好行小慧,難矣哉 。"


"夏蟲不可以語冰的意思是:不能和生長在夏天的蟲談論冰。比喻時間局限人的見識。也比喻人的見識短淺,不懂大道理。你跟夏天的蟲講什么冰?那是你糊涂。 故事告訴我們: 不爭就是慈悲,不辯就是智慧, 不聞就是清凈,不看就是自在, 原諒就是解脫,知足就是放下。 不與人爭則大爭,對任何人任何事,當你要發脾氣時,當你情緒很不穩定的時候,你就想那是“三季人”,是“三季人”做的事,馬上就會心平氣和了。"


「既陳道德,以先服之?!故紫紉嗣切參迓?、五常、四維、八德的道理,告訴你君是君的樣子,臣是臣的樣子,老師是老師的樣子,學生是學生的樣子。孝悌忠信、禮義廉恥的道理,先要宣講。并且以身作則,讓人們信服。人們明白了是非、善惡、美丑的標準,就不會輕易地去作惡了。


"芷蘭生于幽谷,不以無人而不芳; 君子修身立德,不以貧窮而改節。"


不要擔心別人不了解自己,只怕自己不了解別人。


德之不存,行之不遠


我未見好仁者,惡不仁者。好仁者無以尚之,惡不仁者其為仁矣,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。有能一日用力于仁矣乎,我未見力不足者。蓋有之矣,我未之見也。


二三子,以我為隱乎?吾無隱乎爾,吾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,是丘也。


夏禮吾能言之,杞不足征也。殷禮吾能言之,宋不足征也。文獻不足故也。足,則吾能征之矣。


吾何執?執射乎?執御乎?吾執御矣。


誠者,非自成己而已也,所以成物也。成己仁也,成物知也。性之德也,合外內之道也,故時措之宜也。


子生三年,然后免于父母之懷。


茍志于仁矣,無惡也。


子曰:“知及之,仁不能守之,雖得之,必失之。知及之,仁能守之,不莊以蒞之,則民不敬。知及之,仁能守之,莊以蒞之,動之不以禮,未善也。”


上天之載,無聲無臭。


"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。論語學而 王肅曰:時者,以時誦習之;誦習以時,學無廢業,所以為悅懌。劉寶楠曰:諷誦皆是口習,故此注(指上王肅言)言誦習也。但古人為學,有操縵博依雜服興藝諸事,此注專以誦習言者,亦舉一端以見之也。謝良佐曰;時習者,無時而不習:坐如尸,坐時習也;立如齊,立時習也。朱熹曰:既學而又時時習之,則所學者熟,而中心喜悅,其進自不能已也。"


"論語 第二十九課 不患 子曰:""不患,無位;患,所以立。不患,莫己知求,為可知也。""——孔子說“不患”,無位次;“患”以“不患”的“無位次”而“位次”。“不患”、不以自己“所知”而選擇,就是“能知”。"


諦,自既灌而往者,吾不欲觀之矣。


"第十四課、 貧而無怨難,富而無驕易 子曰:“貧而無怨難,富而無驕易。” 君子“行圣人之道”,就是要把“人不知”的世界變成“人不慍”的世界。而“人不慍”的前提是“人不相”,在具體的社會存在中,包括財富、學識、權力、權利等方面的廣義的“貧富”,是社會中最大的“相”,而這個貧富之“相”在任何“人不知”的社會中,都體現為“貧而怨難;富而驕易”。 君子行圣人之道,把不知的世界變成人不慍的世界,首先要面對的久是如何把這個“貧富”之“相”“不相之”,要讓“貧而無怨難;富而無驕易”。這就是面對“貧富”的“不相”之謀。"


有弗學,學之弗能弗措也;有弗問,問之弗知弗措也;有弗思,思之弗得弗措也;有弗辨,辨之弗明弗措也;有弗行,行之弗篤弗措也。


子曰:“論篤是與,君子者乎?色莊者乎?”


"《論語》第二十、王者,必世而后仁 子曰:“如有王者,必世而后仁。” “世”,世代相傳,也就是秦始皇一世到萬事的美夢。 ""王“王霸之術成其王,行”齊“式手段得到政權,必定打好世代相傳、一世到萬世的基礎后,才會行所謂”仁“術,這就是”如有王者,必世而后仁“。這里的”仁“,只是”齊一變至于魯“地打著”仁“”德“旗號的”魯式“之”仁“,與《論語》、孔子毫無關系。"


今夫地,一撮土之多,及其廣厚,載華岳而不重,振河海而不泄,萬物載焉。


今夫天,斯昭昭之多,及其無窮也,日月星辰系焉,萬物覆焉。


夫孝者:善繼人之志,善述人之事者也。


道之不行也,我知之矣,知者過之;愚者不及也。道之不明也,我知之矣:賢者過之;不肖者不及也。人莫不飲食也,鮮能知味也。


子曰:“暴虎馮河,死而無悔者,吾不與也。必也臨事而懼,好謀而成者也。”


故居上不驕,居下不倍。國有道其言足以興,國無道其默足以容。


喪禮,與其哀不足而禮有余也,不若禮不足而哀有余也;祭禮,與其敬不足而禮有余也,不若禮不足而敬有余也。


"論語 詳解三: 學而時習之 “學而時習之”,君子聞圣人之道、見圣人之道、對照圣人、在現實社會中不斷的校隊,與天其時而天與其時,得乘天地之正氣而游六合,行成圣人之道,這樣,才 能“不亦說乎”。 “習”,羽字下從日,本義指的就是鳥兒在晴天里試飛。這個習字如詩如畫,一字而有神。日屬陽,所謂乘天地之正氣而游六合,就是習,也才是習。 “時”者,天時,所謂天時,是與天其時而天與其時也。"


"《論語》六、不亦 三個“不亦”,基于儒家的最基本信念,即儒家思維最基本的結構:天、地、人。 學而時習之,言“天”,天時、天命。 學而時習之,就是要成就這""與天其時而天與其時”、“與天其命而天與其命”。 不亦說乎,“悅”?聞、見、學、行圣人之道才是真正快樂,心情舒暢愉悅的事,所以要修身。 有朋自遠方來,言“地”,地利,地運,國運。 有朋自遠方來,就是要成就這“與地其利而地與其利” 不亦樂乎,樂,簫韶九成,盛世之象。修身然后要齊家才能改變家運、國運,就是要與地其利而地與其利。 人不知而不慍,言“人”,天地之心也。人心立,則天地立其心。 人不知而不慍,就是要成就“與人其和而人與其和”最終人和。 平天下,天下太平,世界大同才是人和"


吾豈匏瓜也哉?焉能系而不食?


"論語 第三十課 患其不能也 子曰:“不患人之不己知;患其不能也。” 孔子說:不患別人或自己不明了自己,患別人或自己不能明了自己啊。"


"弟子人則孝,出則悌,謹而信,泛愛眾,而親仁,行有余力,則以學文。論語學而 朱熹曰:文,謂詩書六藝之文。又曰:洪氏曰:“未有余力而學文,則文減其質;有余力而不學文,則質勝而野。”愚謂:力行而不學文,則無以考圣賢之成法;識事理之當然,而所行或出于私意,非但失之于野而已。"


理想的現實化------這便是即將到來的時代的任務。不是從一堆從屬于人生和盲目惰性的事實中,把理想演繹出來,也不是把理想轉入理想的世界,過程恰恰相反:理想世界對物質世界的征居下而無憂者,則思不遠;處身而常逸者,則志不廣。


廄焚。子退朝,曰:“傷人乎?”不問馬。


"子貢問政。子曰:“足食,足兵,民之信矣。” 子貢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三者何先?”曰:“去兵。” 子貢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二者何先?”曰:“去食。自古皆有死,民無信不立。”"


"《論語》八、朝聞道夕死,可矣 “朝聞道夕死,可矣"",君子從”聞其道“開始,無論任何地方,無論條件惡劣還是優越,甚至出生入死,都要不斷的”固守“,”承擔“”圣人之道“之行直到最終成就”不慍的世界“而不退轉,只有這樣,才可以行”圣人之道“呀。 死,不是死去的意思,而是固守、承擔的意思。 朝夕,不是單純的早上、晚上,而是從 天地人 三個角度來考察。 天,代表從時間上的開始、最后。從問其道開始,不斷的固守承擔圣人之道之行,最終成就不慍的世界而不退轉。 地,代表東方、西方,也代表整個天下所有東方,無論條件惡劣還是優越,都要不斷的固守,承擔圣人之道,之行,最終成就不慍世界而不退轉。 人,人的角度,最大的承擔就是生死承擔,所謂出生入死。"


"論語 第二十六課、 子帥以正,孰敢不正 季康子問政于孔子,孔子對曰:“政者,正也,子帥以正,孰敢不正”-----“政者,正也”,為政就是要立行“圣人之道”而成就之這一邏輯支點;“子帥以正,孰敢不正?”為政的人,遵循現實的邏輯,從現實出發,行“圣人之道”而成就之,其他問題就會以此為基礎找到相應的解決辦法。 現實,是最底層的支點,行“圣人之道”而成就之這個邏輯支點必須也必然在現實支點之上,離開現實,無所謂“圣人之道”。"


南方之強與?北方之強與?抑而強與?寬柔以教,不報無道,南方之強也,君子居之。衽金革,死而不厭,北方之強也,而強者居之。故君子和而不流,強哉矯!中立而不倚,強哉矯!國有道,不變塞焉,強哉矯!國無道,至死不變,強哉矯!


"子曰:“由也!女聞六言六蔽矣乎?”對曰:“未也。” “居!吾語女。好仁不好學,其蔽也愚;好知不好學,其蔽也蕩;好信不好學,其蔽也賊;好直不好學,共蔽也絞;好勇不好學,其蔽也亂;好剛不好學,其蔽也狂。”"


今夫山,一卷石之多,及其廣大,草木生之,禽獸居之,寶藏興焉。


"《論語》十九、善人、勝殘去殺 子曰:“善人為邦百年,亦可以勝殘去殺矣。誠哉是言也!” “勝殘”“去殺”,是兩個意思相仿的詞并列而成,簡單就是“戰勝殘暴、制止殺戮”;“善人”就是“使人善”,善是好的意思。 只有“善人、勝殘去殺”,才可能“為邦百年”,讓國家長治久安。 “勝殘去殺”,是針對“人而不仁,疾之已甚”,是針對為富不仁的“富者“。 ”善人“是針對”好勇疾貧“的”貧者“,改善他們的生存條件、擴展他們的生存空間、提高他們的生存能力等待。 ”善人、勝殘去殺“,這三組字是相輔相成的,不可能光”勝殘去殺“而不”善人“,也不可能”善人“而”勝殘去殺“。對于”勝殘去殺“來說,只有”勝殘“才能”去殺“,所謂”慶父不死魯難未已“。"


"《論語》第二十四、 有君、不如 子曰:”夷狄之有君、不如、諸夏之亡也。”——意思是未開化的、文明程度比較低的人、民族和國家,雖然有他們自己的國體、政體,但是由于沒有遵從文明程度比較高的人、民族和國家的國體、政體,而被后者所輕視。 “道”,只是現實之道,沒有任何“道”是先驗的,具有某種類上帝力量的。“善人”之道、“圣人之道”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,不是一個以“道”為名的借口,而是具體的、現實的。 圣人之道、善人之道是大道,更是現實之道,無位可本,又何來“本位”?正因為無位可本,才可以無所位而生其本、無所本而生其位。這,才是真正的大道、現實之道。"


夫昔者君子比德于玉焉。溫潤而澤,仁也;縝密以栗,知也;廉而不劌,義也;垂之如隊,禮也;叩之,其聲清越以長,其終詘然,樂也;瑕不掩瑜,瑜不掩瑕,忠也;孚尹旁達,信也;氣如白虹,天也;精神見于山川,地也;圭璋特達,德也;天下莫不貴者,道也。


所信者目也,而目猶不可信;所恃者心也,而心猶不足恃


言而可履,禮也。行而可樂,樂也。


"《論語》 第二十三課、以不教民戰 子曰:”以不教民戰,是謂棄之。“ 以不教民戰,是謂棄之,那種不行善人之道,用殘、殺企圖使民眾戰栗、恐懼而治理國家的,就是遺棄、背叛民眾,而最終頁將被民眾所遺棄。這一章,從反面更有力論證了讓國家長治久安的六子箴言”善人、勝殘去殺“的必要、合理性。 哀公問社于宰我。宰我對曰:”夏后氏以松,殷人以柏,周人以栗,曰,使民戰栗。”子聞之,曰:“成事不說,遂事不諫,既往不咎。” 魯哀公向孔子的宰我問“土地神的祭祀”宰我自我聰明道“夏代用松木,殷代用柏木,而周代用栗木是為了借諧音使民戰栗。”孔子聽到,就告誡:”正成的事不要妄加評論,既成的事就不要徒勞勸告,已成的事就不要再生災禍“。不咎,咎的本意是災難,不是追究。"


出則事公卿,入則事父兄,喪事不敢不勉,不為酒困,何有于我哉?


我則易于是,無可無不可。


"論語 第二十七課、不在其位,不謀其政 子曰:“不在其位,不謀其政。”------就是“不謀不在其位之政”,不謀劃與現實變化的位次不符的政事、政治關系、政治制度、上層建筑、生產關系等。"


"樂學 樂學就是懷著快樂的心情學習,在學習中得到快樂。 孔子特別喜歡學習,這一點在《論語》中有許多體現。比如在《論語》的開篇《學而篇》中,孔子講:“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?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?人不知而不慍,不亦君子乎?”孔子告訴他的弟子們必須懷著喜悅的心情對待學習。 孔子認為,對學習的態度不同,學習的效果也不同??鬃鈾?,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樂之者。”"


譬如為山,未成一簣,止,吾止也。譬如平地,雖覆一簣,進,吾往也。


良農能稼,不必能穡,良工能巧,不能為順,君子能修其道,綱而紀之,不必能容。


如有周公之才之美,使驕且吝,其余不足觀也矣


不逆詐,不億不信,抑亦先覺者,是賢乎!


詩之美,可以興,可以觀,可以群,可以怨。


「上失其道,而殺其下,非理也。不教以孝,而聽其獄,是殺不辜也。三軍大敗,不可斬也;獄犴不治,不可刑也。上教之不行,罪不在民故也。夫慢令謹誅,賊也。征歛無時,暴也。不誡責成,虐也。政無此三者,然后刑可即也。既陳道德,以先服之。則尚賢以勸之。又不可,則廢不能以憚之。若是,百姓正矣。其有邪民不從化者,然后待之以刑,則民咸知罪矣。是以威厲而不誡,刑措而不用也。今世不然,亂其教,煩其刑,使民迷惑而陷罪焉,又從而制之,故刑彌繁而盜不勝也。世俗之陵遲久矣,雖有刑法,民能勿踰乎?」


"不遷怒 不貳過 孔子對曰:“有顏回者好學,不遷怒,不貳過。 遷怒于人就是傷害別人,遷怒于己就是傷害自己。 孔子說“不遷怒,不貳過”是最難的修養"


"《論語》 五、人不知而不慍 “人不知而不慍”,現實的天下仍未成就“圣人之道”的彰顯,現實的天下幾乎都不能“聞、見、學、行”“圣人之道”的人,他們沒有”聞、見、學、行“”圣人之道“的智慧,而行”圣人之道“的人,要如”南風之熏“般的熏染他們,把”沒有智慧的人“改造成”沒有郁結的人“,把”沒有智慧的世界“改造成”沒有郁結的世界“,這樣,才能”不亦君子乎“,才能算是真正行”圣人之道“的人。 知,智慧。慍,郁結。 不慍,就是和諧,就是大同,就是政通人和,就是要把”人不知“的世界改造成”人不慍“的世界。"


不憤不啟不悱不發。


貨悖而入者,亦悖而出


夫遇不遇者,時也,賢不肖者,才也,君子博學深謀而不遇時者,眾矣。


“論語曰:‘溫故而知新,可以為師矣’”


可與立,未可與權。


"用學 所謂用學就是用其所學。用其所學,就是我們常講的學以致用。 孔子特別強調用學。在《子路篇》中,孔子說,“誦《詩》三百,授之以政,不達;使于四方,不能專對;雖多,亦奚以為?” 孔子說“古之學者為己,今之學者為人”??鬃尤銜?,有的人學習是為了提升自己,也有的人學習是為了顯擺自己。"


邦有道,如矢;邦無道,如矢。


"《論語》十二、道、不同、不相為謀 子曰:“道,不同、不相為謀。” 道,圣人之道,就如同大河,大河是不會去選擇的、也不會去強迫“一致”是“不相”、“不同”的。 “圣人之道”的謀就是不同、不相。圣人之道,歸根結底是以不同為基礎的,只有不同,最終才能實現大同,不同的關鍵不是同,而是大,包羅萬有,如天地般,而不是讓花只有一種顏色、鳥只有一種叫聲。 真正的大同,不是同而大同,是不同而大同。要不同,首先要成就其“大”,無其“大”,就無其“不同”。無其不同,就無其大同。"


子曰:“君子貞而不諒。”


"《論語》詳解二、成圣之道 學論語前提是要立志成為圣人或者至少有興趣去了解如何成為圣人 對“學而時習之”中的“學”。概括如下,就是: 問:什么是學? 答:聞圣人之道、見圣人之道、對照圣人、在現實社會中不斷的校隊。 問:誰學? 答:君子 問:學什么? 答:成“圣人”之道 問:學了能成什么? 答:“圣人”。"


孔子嘆道:“一切事物哪有滿而不覆的道理呢?”弟子問:“敢問有保持滿而不覆的辦法嗎?”子曰:“聰明睿智,守之以愚;功被天下,守之以讓;勇力振世,守之以怯;富有四海,守之以謙。此所謂損之又損之道也。”


君子盛德容貌若愚


昔堯舜聽天下,務求賢以自輔,夫賢者,百福之宗也,神明之主也。


見賢思齊,見不賢而內自省。


"朝聞道,夕死可矣。 過去做錯的,及時改正,譬如昨日死。"


"子壽寢前彌留少時,喚諸弟子近叩于榻側。子聲微而緩,然神爍。囑曰:吾窮數載說列侯,終未見禮歸樂清。吾身食素也,衣麻也,車陋也,至盡路洞悉天授之欲而徒棄乃大不智也。 汝之所學,乃固王位,束蒼生,或為君王繡袍之言。無奈王者耳木,賞妙樂如聞雜雀鳴,擲司寇之銜于仲尼,竊以為大辱。其斷不可長也。鴻鵠偉志實毀于為奴他人而未知自主。無位則無為,徒損智也,吾識之晚矣。嗚呼,魯國者,乃吾仕途之傷心地也。汝勿復師之轍,王不成,侯為次,再次商賈,授業覓食終溫飽耳,不及大盜者爽。吾之所悟,授于爾等,切記:踐行者盛,空敘者萎。施一法于國,勝百思于竹。吾料后若有成大器之人君,定遵吾之法以馭民,塑吾體于廟堂以為國之魂靈。然非尊吾身,吾言,乃假仲尼名實其位耳。"


天地之道,造乎夫婦,而后直達天地。


"尊五美,屏四惡,斯可以從政矣。 君子惠而不費,勞而不怨,欲而不貪,泰而不驕,威而不猛。 因民之所利而利之,斯不亦惠而不費乎?擇可勞而勞之,又誰怨?預仁而得仁,又焉貪?君子無眾寡,無小大,無敢慢,斯不亦泰而不驕乎? 君子正其衣冠,尊其瞻視,儼然人望而畏之,斯不亦威而不猛乎? 不教而殺謂之虐;不戒視成謂之暴;慢令致期謂之賊;猶之與人也,出納之吝謂之有司。"


如得其情,則哀矜而勿喜


"君子惠而不費,勞而不怨,欲而不貪,泰而不驕,威而不猛。 君子正其衣冠,尊其瞻視,儼然人望而畏之,斯不亦威而不猛乎?"


子路受人以勸德,子貢謙讓以止善。


皰丁解牛,游刃有余。


質勝文則野,文勝質則史,文質彬彬,然后君子。——質樸勝過文采,就顯得粗野,文采勝過質樸,就顯得做作。只有做到文采與質樸兼備,兩者水乳交融,相得益彰,才是君子。


務意、務必、務固、務我


不強不達,不勞無功,不忠無親,不信無復,不恭失禮。


君子無所爭;君子泰而不驕。


順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 those who submit will prosper, those who resist shall perish.


文勝于質則史,質勝于文則野。文質彬彬,然后君子。


子適衛,冉有仆。子曰:“庶矣哉!”冉有曰:“即庶矣,又何加焉?”曰:“富之。”曰:“即富矣,又何加焉?”曰:“教之。”


佛肸召,子欲往。子路曰:“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:‘親于其身為不善者,君子不入也。’佛肸以中牟畔,子之往也,如之何?”子曰:“然。有是言也。不曰堅乎,磨而不磷;不曰白乎,涅而不緇。吾豈匏瓜也哉?焉能系而不食?”


"《論語》第十七 、放于利而行,多怨 子曰:“放于利而行,多怨。” ”放于利而行,多怨“說的是”人不知“社會的一個總規律,即無論放棄還是放縱”利“而行,都會使得”怨“增加,都會最終使得社會矛盾激化。而”利“總是相對的,站在”貧富“之相上,對”富“者”利“的放縱,往往就意味著對”貧“者”利“的放棄,反之亦然。"


子如不傷,我不爾覯。


“唯器與名,不可以假人,君之所司也”。


愛之,能勿勞乎?忠焉,能勿誨乎?


"《論語》第二十一、庶、富、教 子適衛,冉有仆。子曰:“庶矣哉!”冉有曰:“即庶矣,又何加焉?”曰:“富之。“曰:”即富矣,有何加焉?“曰”教之。“ 不同的社會,有不同的""庶、富、教”的發展程度。而“全面發展自有的聯合體”,就是“庶、富、教”充分發展所呈現的面貌。只有自由人,才會有多樣性,才會有“不相”而“不同”,才有真正的“庶”。只有全面發展,才能真正的“富”,充分發展而形成“全面發展的自由人的聯合體”所構成的社會結構,這才是真正的“教”。“庶、富、教”就是不同成其大而不同。"


君子如欲化民成俗,其必由學乎。


"不教而殺謂之虐 不戒視成謂之暴 慢令致期謂之賊"


"《論語》第十六、魯一變,至于道 子曰:“齊一變,至于魯;魯一變,至于道。” 要成就“人不相”的“貧而無諂,富而無驕”,不能如“齊式“模式那樣光立其惡而懲其惡,也不能如”魯式“模式那樣光立其善而揚其善,必須善惡并舉、文武并重,所謂”一陰一陽、文武之道“,這是儒家的一貫立場。只有這樣,才能揚其善、懲其惡,”不相“其”貧富“諸相,打破得“貧而諂,富而驕”的惡心循環,達到“人不相”的“貧而無諂,富而無驕”,進而實現“貧而樂,富而好禮”的、“人不慍”的大同世界。"


丘也聞有國有家者,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貧而患不安。蓋均無貧,和無寡,安無傾。


君子之行己,期于必達于已,可以屈則屈,可以伸則伸。故屈節者,所以有待,求伸者,所以及時,是以雖受屈而不毀其節,志達而不犯于義。


孔子曰:“不曰'如之何,如之何'者,吾末如之何也已矣!”


"《論語》七、子曰 子曰:“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?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?人不知而不慍,不亦君子乎?” “子曰”,對應的是當下,是現世,是人。對國學來說,“天、地、人”的思維和生存結構是當下的,所謂當下,就是承擔,任何根源性的探討,都必須以這當下的承一切科學、宗教、藝術,都是以這:”天、地、人“的思維的生存結構的承擔為前提的。 只有奴隸才需要解放,只有奴隸才需要自由,只有奴隸才需要尊嚴,而你本解放,你本自由,你本尊嚴,又何須勞什子的解放來解放你、自由來自由你、尊嚴來尊嚴你?你只要承擔,人一樣去承擔。承擔這個天地,人,天地之心;天地,人只驅殼,你連自己的驅殼都不能承擔,你還能算是人嗎?"


"「是何言也? 君子達于道之謂達,窮于道之謂窮。 今丘也拘仁義之道,以遭亂世之患,其所也,何窮之謂? 故內省而不疚于道,臨難而不失其德。 大寒既至,霜雪既降,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。 昔桓公得之莒,文公得之曹,越王得之會稽。陳、蔡之阨,于丘其幸乎!」"


爾耳功舒!社稷兒予。


樊遲問知,子曰:“務民之義,敬鬼神而遠之,可謂知矣。”問仁,曰:“仁者先難而后獲,可謂仁矣。”


夙夜匪懈,以事一人


"會學 會學就是學習的態度端正,方法對頭。 先說態度端正。態度端正者,學而不厭也??鬃泳褪且桓鲅Ф謊岬牡浞?。小的時候他到太廟當中去,就堅持“每事問”。論語記載,子入太廟,每事問.或曰:“孰謂鄹.人之子知禮乎?入太廟,每事問.”子聞之,曰:“是禮也。”"


水惟善下方成海,山不矜高自極天。圣人胸中有大道,得失成敗在其中


為人處世有法度(原創),隨心所欲不逾矩。


"好學 好學就是特別喜歡學習。 孔子曾經根據是否愿意學習,把人分成四類:“生而知之者上也,學而知之者次也,困而學之,又其次也。困而不學,民斯為下矣。” 孔子把自己劃為第二類。在《述而篇》中,孔子這樣說:“我非生而知之者,好古,敏以求之者也。”"


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為之辭。


君子不失色于人。


一個人能不能被重用,是要看當時的環境,至于這個人品德怎么樣,完全是另一回事。(本句摘自孔子傳記,所以是翻譯過的)


唯天下至誠,為能邁其性,則能盡人之性。


果哉,末之難也


知不務多,務審其所知。


如有王者,必世而后仁。


"人心比山川險惡,比天象難測。 天象還有四季和晝夜的變化周期,可人心卻深藏于厚飾的外表下不可捉摸。"


衛公孫朝問于子貢曰:“仲尼焉學?”子貢曰:“文武之道,未墜于地,在人,賢者,識其大者,不賢者,識其小者,莫不有文武之道焉。夫子焉不學,而亦何常師之有。”


"恒學 恒學就是持之以恒,終生學習?;畹嚼?,學到老。 孔子和他的弟子們認為,“格物致知”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,必須付出艱苦的努力,必須持之以恒。在論語《子路》篇中,孔子曰:“南人有言曰:‘人而無恒,不可以作巫醫。’善夫。”,“不恒其德,或承之羞。”子曰:“不占而已矣。”"


"未知生 焉知死? 既知死 何謂生。"


"【原文】孔子曰: 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樂之者。” --- 孔子 《雍也》 【譯文】 孔子說: “懂得學習的人比不上喜愛學習的人; 喜愛學習的人比不上以此為樂的人。” 【解釋】 對于學習,了解怎么學習的人,不如愛好學習的人; 愛好學習的人,又不如以學習為樂的人。 比喻學習知識或本領, 知道它的人不如愛好它的人接受得快, 愛好它的人不如以此為樂的人接受得快。"


邦有道則仕,邦無道,則可卷而懷之。


"子曰:“忠告而善導之,不可則止,毋自辱焉。” 子曰:“可與言而不與之言,失人;不可與言而與之言,失言。知者不失人,亦不失言。”"


"三軍可奪帥也,匹夫不可奪志也 小不忍,則亂大謀 言必信,行必果 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 見賢思齊焉,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芝蘭生于幽林,不以無人而不芳,君子修道立德,不以窮困而改節 朝聞道,夕死可矣 不憤不啟,不悱不發,舉一隅不以三隅反,則不復也。 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 質勝文則野,文勝質則史,文質彬彬,然后君子 益者三友。友直,友諒,友多聞,益矣"


上一條笑話

← → 方向鍵也可以換笑話哦,發表于:2018-12-03 13:41

上一篇:沒有了   下一篇:莊子名言大全500句,莊子經典名句語錄
爆笑笑話